Recent Posts

葡萄牙國籍的取得

無論是出於旅遊還是投資目的,全球各地越來越多的外籍人士選擇葡萄牙作為一個相當重要的目的地。

位處歐洲最西端的葡萄牙,這個歷史悠久的國家沿著廣闊的海岸沐浴著大西洋,其特點是氣候宜人,經濟增長迅速,尤其於旅遊、房地產和科技等方面。

即使現時入境葡萄牙相當方便,僅須取得一個旅遊簽證(允許在一段有限的時間內進入及逗留)或一個投資簽證(尤其是黃金簽證,允許外國人透過投資至少500,000歐元的房地產以取得於葡萄牙的合法居留許可), 但只有取得葡萄牙國籍才能使外國公民享有與葡萄牙公民完全平等的權利。

因此,該等欲成為葡萄牙國民並滿足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所有要求(將於下面列出)的人士將特別受益於:

  1. 與葡萄牙公民享有完全相同的憲法權利和義務,尤其是該等對以法治為中心的民主國家具象徵性的基本權利(如生命權、言論權、投票權、工作權、社會保障權、健康權及居住權等等),包括行使政治權利和非技術性公共職能,以及憲法或法律專門為葡萄牙公民保留,且明確規定他國國民及無國籍人士無法享有的其他權利和義務。
  2. 除葡萄牙公民身份外,還將獲得歐洲公民身份:歐洲聯盟成員國之一的任何公民同時是歐洲聯盟(“歐盟”)公民,意即於歐洲內享有某些權利和義務的保障。尤其是人民、貨物(免稅、免關稅及其他官方費用)、服務和資本在28個成員國中的任何一個國家享有自由流動,居留權及工作的權利,以及當公民的原居住國於非歐盟國家沒有外交代表的情況下,其在該國逗留時能於任何其他成員國的外交或領事機關享有相同的保護權。
  3. 同樣,葡萄牙的公民身份也保證了進入整個申根地區的權利,換言之,在申根協定的26個成員簽署國之間,無邊境管制的人民自由流動,亦無需申請簽證。應該指出的是,不僅歐盟的大多數成員國(所有成員國,但保加利亞、羅馬尼亞、塞浦路斯、克羅地亞、愛爾蘭和英國除外)都加入了申根協定,而且還包括了不屬於歐盟的冰島、列支敦士登、挪威和瑞士。

因此,任何葡萄牙公民可以合法居住在26個申根地區國家中的任何一個國家,當中有四個國家不屬於歐盟。

  1. 葡萄牙國籍可以同時地與任何現有國籍並存,允許雙重國籍制度運作,但若他國禁止除外,以使公民不會喪失其前有國籍。

在了解以上有關葡萄牙國籍的諸多優點後,有必要區分允許個人得葡萄牙國籍的法律模式(基於出生而原始取得其資格,或通過歸化而取得國籍本身),以及下列為最常見情況而制定的強制性要求。

 

A –  基於出生而取得葡萄牙國籍

首先,可以基於以下出生情況取得葡萄牙國籍:

  • 葡萄牙籍母親或葡萄牙籍父親的子女,於葡萄牙或外國出生(在葡萄牙民事登記處登記出生或聲明欲成為葡萄牙公民後),包括於葡萄牙政府管領之地區內出生的人;
  • 1981年10月8日之前於葡萄牙政府管領之地區出生的人;
  • 於國外出生,為至少一名仍擁有葡萄牙國籍的祖父母的直系後裔,與葡萄牙社區保持聯繫(符合對葡萄牙語有充分認識、與葡萄牙有定期聯繫,以及從因作出根據葡萄牙法律規定可判處三年或以上徒刑的犯罪而被判罪),並且在葡萄牙民事登記處登記其出生的人;或
  • 在葡萄牙出生而其母親和父親為外國籍的公民,只要其父母符合某些要求;
  • 於葡萄牙出生且不擁有任何其他國籍的人。

應當指出,這是一種具追溯力的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方式,意味著其取得國籍效果是從公民出生的那一刻起產生的,不妨礙以前建立並以另一國籍為基礎的法律關係的有效性。

 

B –  透過歸化而取得葡萄牙國籍

然而,如果公民的出生條件不符合以出生作為申請葡萄牙公民身份的所有要求(如上所列),其亦可以在某些其他情況下申請葡萄牙公民身份:通過歸化入籍機制、被收養、或與葡萄牙公民建立法律認可的關係。

但是,與基於出生而取得葡萄牙國籍之別在於通過歸化而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效果,僅自所依據的行為或事實作登記之時開始。因此,符合以下條件之人士可有權要求取得葡萄牙公民身份:

  • 與葡萄牙國民結婚三年以上並在婚姻存續期間聲明欲取得葡萄牙國籍的外國人,或;
  • 於作出聲明時,與葡萄牙國民維持三年或以上民事伴侶關係(獲法院司法判決正式承認)的外國人;
  • 由葡萄牙公民在國外收養的外國人,其後於葡萄牙法院確認該在外國作出的收養判決;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持有有效居留許可合法居住於葡萄牙至少五年;對葡萄牙語有充分了解;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並且對國家安全或國防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之人(尤其是不參與任何類型的恐怖活動);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對國家安全或國防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且其曾擁有葡萄牙國籍之人(已失去葡萄牙公民身份且同時未取得其他國籍);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過去五年一直於葡萄牙生活並於葡萄牙出生,且其外國籍父或母於其出生時居於葡萄牙;對葡萄牙語有充分了解;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對國家安全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對國家安全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非為無國籍人士,(i)過去曾是葡萄牙公民,或(ii)被視為葡萄牙公民的後裔,或(iii)為葡萄牙具支配權之社區的成員,或(iv) 已提供或被要求向葡萄牙共和國或國家社群提供相關服務;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對國家安全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為葡萄牙籍猶太人後裔,且有證據證明其傳承和效忠於任何具葡萄牙血統之猶太人社區;
  • 根據葡萄牙法律,滿法定年齡或具行為能力;對葡萄牙語有充分了解;從未被判處根據葡萄牙法律可被監禁三年或以上的犯罪;對國家安全不構成任何危險或威脅;申請前於葡萄牙已居住至少滿5年,且有一名基於出生而取得葡萄牙國籍的後裔。

以上述考量為基礎,並根據以上提及不同的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機制,接下來有必要對於澳門出生的公民的具體情況進行分析,尤其是考慮到葡萄牙於1999年對澳門的主權轉移予中國,以及考慮到葡萄牙國籍法在以往所作出的幾次法律修改。

 

C –  於澳門出生的公民取得葡萄牙國籍

2019年12月20日,按照於1987年簽署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葡萄牙共和國政府關於澳門問題的聯合聲明》,澳門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區”)的主權從葡萄牙共和國轉移到中華人民共和國。 為確保順利過渡,兩國一致商定在澳門出生並於1999年12月19日前已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澳門居民可以維持及繼續使用葡萄牙旅行證件(根據法律僅葡萄牙公民擁有)。

此外,應該注意的是,根據10月3日第37/81號法律(於1981年10月8日生效),為取得葡萄牙國籍,在澳門出生的公民必須滿足以下兩個條件之其一:

  1. 所有於1981年10月8日前於澳門出生的公民,都有權基於出生而取得葡萄牙國籍。
  2. 自1981年10月8日起,只有於澳門出生且父或母擁有葡萄牙國籍的公民才有權獲得葡萄牙國籍。要強調的是,除須符合其他條件外,為了能夠行使上述權利,其必須提供於出生地主管當局所作之出生登記的證據,於相關的記錄中,須有明確指出擁有葡萄牙國籍的父或母的名字。

總而言之,在展示取得葡萄牙國籍的不同優勢,且在列出了最常見的及法律規定可取得葡萄牙國籍的情況(以及其強制性要件)後,必須指出每一人士的情況都有其特殊性,需要就相關情況進行獨立分析,方可確定為取得葡萄牙國籍屬最佳的行動方案。

 

融資租賃公司相關法律

為滿足現今融資租賃產業的發展需要,以及重新規範本澳融資租賃公司體制,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制定了第6/2019號法律《融資租賃公司法律制度》及第7/2019號法律《融資租賃公司優惠制度》。

兩項法律已於201948日刊登於《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並於同年49日起正式生效,取代現行已有20年以上的第51/93/M號法令。

 

重新定義為金融機構

新法(第6/2019號法律)改變融資租賃公司的法律定位。不再視融資租賃公司為信用機構,而將之重新定義為金融機構,適用相對於過往規定較寬鬆的、不同的監管要求,使對融資租賃業務的規管更貼合實際的發展需要。

另外,新法新增融資租賃項目子公司的概念,其設立僅須預先向澳門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作書面通知。言即,獲許可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經營的銀行或融資租賃公司現可設立單純持有及管理單項融資租賃項目的融資租賃項目子公司,為銀行及融資租賃公司的相關業務經營提供便利。子公司的運營不需要取得許可,而僅須知會金管局。

 

可進行之業務

根據第6/2019號法律第3條第1及第2款規定,融資租賃公司及融資租賃項目子公司除可進行融資租賃活動外,尚可處分及管理租賃財產、經營業務所需的外匯交易、利率互換及貨幣互換交易,以及獲金管局預先批准的其他業務。

一如舊法第51/93/M號法令所規定,融資租賃公司不得接受公眾的存款或其他應償還款項。故此,現行之《金融體系法律制度》(第32/93/M號法令)第121條有關未經許可接受存款罪的規定將繼續補充適用。

此外,融資租賃業務具專門性且僅上述實體方可從事,因此明確禁止任何人或實體未經金管局預先許可而從事融資租賃業務。亦即,任何

實體於未獲許可情況下,不得在其名稱內加入或在從事業務時使用明示或暗示公司所營事業為融資租賃業務的字眼。

 

降低資本要求

一如舊法規定,新法允許融資租賃公司以有限公司或股份有限公司形式設立。同时亦將融資租賃公司的最低公司資本要求定為1,000萬澳門元,相較舊法第51/93/M號法令規定減少了2,000萬澳門元。透過降低准入門檻,更能便利符合要求的參與者進入市場。

但同時,新法未有放鬆對融資租賃公司的必要監管,該法律第7條第

新的士法

為滿足市民之需求及回應的士客運業界之關注,於本年3月4日公佈了第3/2019號法律,當中核准了的士客運之法律制度,並將於今年6月3日起正式生效。

 

制度之一般框架

經分析以上的新法律制度後,本律師事務所認為立法者積極謀求於單一法律內統一整合的士客運之法律制度(儘管該法律規定有需要作補充法規),從而減少基於早前生效,且分散在多條單獨法規之法律框架而導致之不安全感及法律不確定性– 部分法規已生效超過30年 – 而澳門特區行政當局也曾在的士執照公開招標方案及承投規則中嘗試整頓當中的不足。

另外,透過加強處罰編制及其監察機制,新的士客運法律制度又在相關業務之准入和從業制度上引進了重大的改變。

 

新准照發出模式

在相關業務准入方面,新的規定是只有設於澳門,資本不少於MOP$5,000,000.00,且所營事業僅限於經營的士客運業務的公司,方可參與相關行政准照之競投,以從事有關的業務。

關於准照之發出,新法規定一般上須經由交通事務局負責之公開競投發出,而相關開展公告須於開標日期至少30日之前公佈於《公報》。

就此,新規定准照分為兩類 – 普通准照及特別准照 – 兩者均有特定有效期,且不能續期,也不得將之移轉或設定負擔。

上述兩類准照之區別在於准照持有人可讓乘客上下車之地點。 意即,普通准照之持有人可在法律沒有禁止的所有地點讓乘客上下車,而特許准照之持有人則只能在准照內特定的地點為之。

然而,有需要強調,單憑持有上述任一准照並不足以開始經營的士業務,准照持有人還須依照相關准照為其冀用作經營業務的車輛申請執照。

 

過渡制度

關於現有之執照,新法允許執照持有人繼續經營相關業務,若該等執照具有有效期,則持有人僅可經營直至有效期或續期屆滿,並可繼續將執照設定負擔及移轉 – 但現時要求上述行為須以書面訂立,並將訂立事宜通知交通事務局。

根據新法,現有執照持有人須於相關補充法規生效後18個月期限內為相關的士安裝在按新法下轉為強制之設備,尤其是全球衛星導航系統,以及錄音及錄影設備。

最後,的士駕駛員專業工作證持有人必須在新法生效後向交通事務局申請更換的士駕駛員證,否則其不得繳付年度費用直至更換為止。

 

彭德賢
馬晉義

澳門特別行政區終止離岸公司計劃

背景

澳門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區”)政府最近提出及向立法議會提交撤銷十月十八日第58/99/M號法令的議案。亦即是說,澳門特區的整個離岸系統即將面臨終結,因為立法草案定了離岸活動之終結日為二零二一年之第一天。

這規定之出現正是作為本特區被列入歐盟避稅天堂黑名單後(自二零一八年一月轉入灰名單)之後續措施,因此澳門特區政府自行研究及審查,以便找到改善離岸機構稅務制度之策略。

儘管如此,澳門特區政府並沒有考慮為離岸法例重新立法,而是選擇一勞永逸地將其終結。

不久前,澳門特區仍讚揚離岸領域能使特區發展成為國際商業中心,而此立法草案之理由說明中則註明 “不符合需求及經濟發展環境”。與此相反,至少澳門特區內的銀行機構及為數不少的本地僱員及法律事務所一直積極參與涉及本地離岸公司之大規模金融業務。

在最相關的問題中,讓我們把注意力放在該政策可能帶來之最重要後果,簡要分析立法草案。

 

概觀

該法案僅由五條條文組成,其立法重點明確設於短期內終止澳門特區之離岸領域。總括而言,有以下明顯後果:

  • 此後,任何公司均不得獲得許可成為離岸實體
  • 所有許可將於二零二一日到期,但按照新法律的規定,提供相關公司章程修改之證明後,仍能作為本地公司進行正常業務,詳見下文詳述;
  • 於新法律生效日期至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過渡期)期間,離岸公司仍可繼續經營業務,但部分離岸之稅務優惠將終止如下:
  1. 離岸機構不得受益於:
  • 轉讓僅受離岸業務影響的動產及不動產之遺產及捐贈稅之豁免;
  • 僅受離岸業務影響的不動產物業轉移稅豁免;
  • 適用於 (i) 款所述的例外情況之生前贈與印花稅之豁免;
  1. 根據澳門特區法律,獲許可在澳門特區定居的離岸機構領導人員及專門技術人員,於澳門開展業務後第三年之十二月三十一日後,將不得再獲離岸機構向其支付工資的職業稅稅務優惠;
  2. 獲一定所得稅豁免之離岸機構將不再獲免除提交有關所得稅規定的聲明;
  3. 就自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起取得的知識產權及自二零一八年七月一日起所產生的收益之所得補充稅將不再被豁免;
  • 如果離岸公司選擇轉型為本地公司,則需要更改其公司名稱所營事業。因此,其自設立日起,將受到澳門補充稅之全面規管;
  • 如果離岸企業在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起的九十天內要求上述變更,則將被豁免適用之稅務、公證及商業登記費。

 

簡評

雖然離岸機制將被終止,但澳門特區仍然是一個極具競爭力之地方。

一方面,鑑於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以及其他相關亞洲國家的關係日益密切,於澳門特區的企業能夠利用特區所提供之地緣經濟優勢。另一方面,澳門特區本地僱員之培訓及專業化,使其擁有較高之學歷,也是經濟增長及成功的關鍵決定因素。

因此,轉型為本地公司之大多數離岸機構仍很可能留在澳門特區,這使其 – 結合整體稅務環境 – 具有足夠之吸引力,繼續留在澳門特區經營業務。

然而,根據立法草案中的規定,欲繼續在澳門特區經營業務並願意作出必要更變的公司將可能面臨一些挑戰。

雖然新法律規定為這些離岸實體公司提供使其終結之合理期限並允許其保留某些稅務豁免,但這些企業仍有可能在這兩年內成為國內公司並同時享有於新法律中預計之稅務機制優惠,使其展望之變化能以更平穩的方式及寛鬆的時間進行,而不限於提議中的從二零二一年一月一日開始三個月時間內進行。

明顯地,直到二零二零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才允許轉型是一個錯誤,因為離岸公司就不能從更寬鬆的時間中得益,使更容易地重新適應。而事實上,大多數的離岸企業亦有國外合作夥伴,這意味著他們可能需要一段時間以採取必要的措施。

至少,假設當一些公司沒有按新法律規定的時間內轉型為本地公司時,應有一個依職權程序或決定以命令取消和刪除於財政局及及商業及動產登記局之登記。事實上,立法提案僅說及許可證到期而沒有提及如果這些公司本身不採納新制度之後果,使其同時在形式上存在無法合法地運作

此外,由於共同財務責任,離岸企業需要時間與金融機構、領導層、聯營公司及集團公司等進行討論,這可能導致將來於合同義務及財務責務方面將來出現嚴重及非本意之不履行。在任何情況下,離岸公司將必須開始與銀行就法律草案帶來變化進行討論,並解釋為了繼續交易,其必須轉型為一般公司。同時,面對一次過多達500個之潛在修改登記請求,緊迫的限期也可能對登記服務本身造成問題。

另一方面,立法草案在定義公司即將變更之所營事業方面也存在誤導性。事實上,第四條指出禁止這些公司從事之業務,使其相信該業務實屬非法,這實際上是錯誤的,因為其業務完全在合法範圍內,並且存在著數百間公司擁有相同的所營事業。實際上,現今法例亦有提及離岸商業服務及輔助服務範圍內之多個業務,正如資訊設備顧問,資訊顧問及程式編寫、數據處理、數據庫業務、行政及檔案支援業務、研究及開發業務、技術試驗及分析業務、船隻及航空器經營及管理服務及中國與葡語國家商品及服務貿易。因此,更改公司名稱的想法是正確的,但並不適用於所營事業,因為不論對於離岸實體或本地公司而言,相關所營事業完全合符法律。

 

結論

政府採取的一些直截了當的解決方案看起來更像是「一刀切」而非經過深思熟慮之決定。簡而言之,該文本存在幾個不足之處,應重新考慮其草擬。現實中並沒有一個神奇的公式可以讓離岸體制妥善消失,而採取任何捷徑只會讓事情變得更糟已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