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cent Posts

舊土地法中規定的確定性租賃批給的續期:過往做法及當前擔憂

根據舊土地法(即曾於1991年被修訂之七月五日第6/80/M號法律,以下簡稱“舊土地法”)以及現行的新土地法(即九月二日第13/2013號法律,以下簡稱“新土地法”),土地的租賃期最長為25年,隨後,在特定情況下相關批給將屆滿或獲續期 。

舊土地法規定,確定性租賃批給權利人須聲明其有意為批給續期。此聲明不能在租賃期限告滿的超過六個月前提出,但相關手續簡單,聲明須向土地及工務運輸局(“工務局”)提出,當中申請人僅須聲明其有意為相關土地租賃合同續期。根據舊土地法,續期以十年為一期(根據新土地法,此年期直到今天仍保持不變)。

就此,根據舊土地法的關於土地續期規定,針對屬不能分割或以分層方式興建(即分層所有權)的樓宇,租賃批給續期聲明將自動惠及相關樓宇單位的任何及全部所有人(或樓宇的共有人)。

在實踐中,上述聲明過往經常(現時亦然)於租賃期屆滿後方提出,但如此從未確實地為租賃權利人帶來任何法律後果,充其量為租賃批給期滿。

實際上,政府數十年來的慣例及立場一直為允許僅透過租賃權利人之意向聲明而進行續期,而此聲明僅須向工務局提出,即成為物業登記局所接受的續期登記憑證,無需再費周折(不論實際上期限已屆滿與否)。

如今,根據新土地法,已無須作出續期聲明,因為立法者認為應取消此程序,即確認此手續屬瑣碎,並對確定性租賃批給實行自動續期的創新機制,僅少數例外情況下需要獲得行政長官的授權而進行上述續期。

無論如何,這個政府根據舊土地法而一直沿用的舊程序為過往帶來了確定性。然而,應當指出的是,現今的法律框架已有所不同。

換句話說,針對那些在新土地法生效之前,未能及時作出租賃批給續期意向聲明的批給,此續期聲請的缺失現在可能會帶來不便。

有鑑及此,為避免將來產生任何不利影響,在新土地法生效之前批給已確定的樓宇或樓宇單位的所有人應核實相關租賃批給期是否已屆滿。若已屆滿,樓宇或單位的所有人應立即向工務局作出上述聲明,以解決問題。 據了解,工務局此後會與物業登記局及財政局溝通,以完成續期登記程序。

 

下載 (可移植文档格式文本)

澳門特區的境外投資基金的登記與註銷

1999年11月22日第83/99/M號法令規定了適用於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區”)投資基金的主要規則。

上述法規尤其規範於澳門特區設立的投資基金,以及設立在澳門特區外及有意在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之投資基金的出資單位。

  1. 境外基金的登記程序

根據1999年11月22日第83/99/M號法令第61及62條規定,在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而設立在外地的投資基金的出資單位,或在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且由住所設在澳門特區外的管理實體管理的投資基金的出資單位(以下簡稱 “境外基金”),均須預先取得澳門金融管理局(“金管局”)之許可。換言之,根據澳門法律規定,嚴禁在未預先獲得金管局許可的情況下,在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任何境外基金的出資單位。

境外基金的性質將決定向金管局遞交許可的申請者應為境外基金的管理實體或為澳門推銷實體。一般而言,若境外基金被定義為開放式基金,則該申請應由境外基金的管理實體提出。相反,若該基金屬封閉式基金,則該申請應由澳門推銷實體遞交。

應當指出,於要求許可之申請中應包含必要的資料及文件,以便金管局就境外基金、管理實體、受託人及/或受寄人、境外基金的出資單位是否符合澳門法律進行評估。

儘管有上述規定,但應注意的是,僅當境外基金已獲其所屬國家或地區之有權限當局適當許可,且其管理實體、受託人及/或受寄人受有權限當局的監管之情況下,金管局方給予上述許可。

若提供予金管局的資料及文件符合其標準,則金管局應給予許可。根據本所的經驗,金管局一般需要一個月時間(從提交所有必要的資料及文件之日起算)向境外基金發出許可函。

  1. 發出許可後

發出許可函後,境外基金可於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

關於市場銷售方面,應注意,於任何澳門特區內的境外基金銷售活動中,都必須指出管理實體、上述管理實體的監管當局、受託人及/或受寄人。

應考慮的一要點為,就境外基金主要內容上的任何變更,例如其名稱、結構、管理實體及/或受託人及/或受寄人的變更,在獲得該基金的所屬國家或地區的有權限當局正式批准後的30天內,必須通知金管局。

此外,與任何新的澳門推銷實體簽訂任何代理協議之日起30天內亦應通知金管局。管理實體同樣應在與任何澳門推銷實體終止任何代理協議時,通知金管局。

若管理實體未能遵守上述任一義務(以及第83/99/M號法令中所提及的任何其他義務),可能會受到《金融體系法律制度》(7月5日第32/93/M號法令)的處罰 。

 

  1. 境外基金的註銷

管理實體可自願或被強制向金管局提出註銷境外基金。

若境外基金的所屬國家或地區的有權限當局撤回其許可,則管理實體應立即停止在澳門特區對基金單位進行宣傳及銷售。在這種情況下,管理實體必須立即通知澳門特區的境外基金投資者。管理實體還須向金管局提交申請,要求撤銷在澳門特區宣傳及銷售境外基金的許可。

管理實體亦可自願向金管局提出註銷境外基金。在這種情況下,管理實體必須至少提前三個月向澳門特區的投資者作出預先書面通知。此外,管理實體還必須向金管局提交申請,要求撤銷許可。

在上述兩種情況中都必須考慮投資者的利益。因此,只有當管理實體能確保在註銷過程中或之後投資者的利益均能得到保障的情況下,金管局才會作出註銷許可。 為此必須就每一個案作具體分析,因此有意見認為,要預先制定一個保障澳門特區投資者利益的註銷計劃是很複雜的。

如若於澳門特區內沒有投資者,則註銷手續會相對簡單,因無需制定一個保障澳門特區投資者利益的計劃。

 

下載 (可移植文档格式文本)

修改第21/78/M號法律 – 所得補充稅規章

澳門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區”)政府最近通過一項對所得補充稅規章的修改(第21/2019號法律)並於今年1月25日生效。

第21/2019號法律亦對稅務信息交換法律制度(第5/2017號法律)(“稅務信息交換法”)作出部分修改。

對所得補充稅規章的修改源自澳門特區參與經濟合作暨發展組織(OECD)的“侵蝕稅基及轉移利潤(BEPS)的包容性架構”後的後續措施,尤其作為回應BEPS第13項行動,該行動整體上規定:“所有大型跨國企業(MNEs)均需編制一份逐國(CbC)報告,其中應包含其於經營所在稅收管轄區的收入、利潤、已繳稅款及經濟活動的全球分配總數據”。

透過此修改,澳門特區政府表示願意將其稅收管理調整至國際標準及改善地區之間的稅收信息交流。

此行為亦清楚地表明澳門特區在吸引跨國公司到澳門同時欲於不忽視該等公司在打擊逃稅、防止清洗黑錢以及資助恐怖主義犯罪的承諾。

儘管相對簡單明瞭,但仍有一些細節值得指出,特別是:

  • 於本地法律體系中引入新的法律定義,其中最為重要的定義為“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
  • 針對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施加特別的報告義務(以及對稅收信息交換法的相應修改);及
  • 將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納入稅收信息交換法所規定的人員及實體清單中,該行為整體上遵循國際標準。

所得補充稅規章的規定亦有所修改,尤其透過定義新的違法行為以及規定新的罰款。

根據第21/2019號法律,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將視被為A組納稅人並作為澳門適用的一般規則的例外情況。.

同時應注意,根據第21/2019號法律,用於確定公司成為A組納稅人的標準已修改,將過去3年的平均可課稅利潤由現時門檻澳門幣500,000.00提升至澳門幣1,000,000.00

此外,根據第21/2019號法律引入的修改,頒布了第1/2020號行政法規,以規範對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施加報告義務。

於此情況下,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實體於上一財務年度的合併財務報表的總收益等於或高於澳門幣7,000,000,000.00 (等同於美金8.75億元)的情況下,將有特別的報告義務(例如:關於集團在全球範圍內開展的活動)以及適當的保存會計賬簿及記錄的義務。

最後,我們尚提醒注意第21/2019號法律引入的兩項新的豁免:

  1. 住所或實際管理場所設在外地的航空企業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經營航空器業務及其補充業務所獲取的總收益,但以住所或實際管理場所設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性質相同的企業亦獲相應豁免,且航空運輸協定或公佈於《澳門特別行政區公報》的行政長官批示已承認互惠者為限;及
  2. 在澳門特別行政區發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債券、地方政府債券及中央企業債券所取得的利息,以及因買賣、被贖回或作其他處置所取得的收益。

這些豁免與政府最近嘗試通過刺激新興產業的增長使澳門特區經濟多樣化是一致的,其中又以航空業以及證券市場的發展較為突出。

總的來說,我們認為澳門政府正在採取穩固措施,使澳門特區與國際稅務標准保持一致。

但是,初步看來,至少對於地方當局而言,從實踐上確認哪些公司符合最終母實體設於本地的跨國企業的新概念似乎具有挑戰性。

另一方面,考慮到中國政府已經在澳門特區發行了10億元人民幣的債券,與中國政府及國有企業發行的債券有關的豁免尤其令人振奮。

實際上,這標誌著澳門特區政府對發展有良好支持的債券市場的堅定承諾,這肯定將在大灣區的背景下刺激澳門特區的經濟。

最後,澳門特區按照中國中央政府的目標,試圖成為中國與葡語系國家間經貿合作服務平台亦是重要的一步。

 

下載 (可移植文档格式文本)

 

————————————————————

1.為著更好的參考,根據所得補充稅規章,澳門的納稅人分為A組及B組。

A組納稅人為:(i) 資本不少於澳門幣1,000,000.00元,備有會計賬簿及記錄又或,於第21/2019號法律生效前,過去3年的平均可課稅利潤不少於澳門幣500,000.00元的公司;或 (ii) 於稅項年度1231日或之前提交聲明書選擇列入A組的公司。而B組納稅人則為不符合前述條件的納稅人。 作為一般規則,所有首次納稅人都將自動分配至B組納稅人,除非其符合上述標準又或其自行選擇成為A組納稅人

預防新型冠狀病毒所採用措施對勞動合同的影響

敬啟者,

在面對近日澳門政府因應 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措施及可預見珠海員工有可能避免來澳門工作,請注意因相關情況下適用之法律框架。

首先,須注意的是,現時澳門政府沒有因應此事宜的發出相關指引。因此,本所之意見亦有可能將於近日有調整,需要視乎澳門政府所採用之措施。

有見及此,假如珠海員工因澳門政府的決定被禁止過境來澳工作,以下的法律框架應適用。

 

澳門居民

如果關口被封閉,有關缺勤應被視為因不可歸責於僱員的情況下的不可抗力之原因 (見勞動關係法第50條第2款2項)。

因此,澳門居民將獲允許不出現工作直至關口封閉的情況終止。儘管其缺勤可視為合理缺勤,僱員將不會因缺勤而獲得報酬。

如果關口封閉之情況延長至特定的時間 (或不確定之期限),在此情況下勞動關係有可能被視為失效(見勞動關係法第73條第1款2項),而上指之情況勞動關係之終止,僱員不會有任何賠償。

可是,在現階段仍然是過於早去決定是否合理將勞動關係視為失效之情況,尤其是考量仍未清楚澳門政府對相關方面所採取之措施。

最後,須注意的是,以上措施並不妨礙僱主及僱員達成其他的安排(例如: 商討一段時間的無薪假期,安排僱員在關口封閉時段使用年假,或為僱員提供住宿)或者商討提前終止勞動關係類似協議/賠償。

 

非本地僱員

與澳門本地僱員,如果關口被封閉,有關缺勤應被視為因不可歸責於非本地僱員的情況下的不可抗力之原因 (見勞動關係法第50條第2款2項)。

因此,非本地僱員將獲允許不出現工作直至關口封閉的情況終止。儘管其缺勤可視為合理缺勤,僱員將不會因缺勤而獲得報酬。

除此之外,僱主可在關口封閉的期間內因非本地僱員的工作許可到期而選擇不續期其工作許可。

如果關口封閉之情況延長至特定的時間 (或不確定之期限),有關勞動關係是否因僱員無法提供工作義務被視為失效(見勞動關係法第73條第1款2項),本所認為在現階段仍然是過於早去決定是否合理將勞動關係視為失效之情況。

儘管如此,應當注意的是,僱用非本地居民的條件比僱用本地居民較為嚴謹且受制於特定的限制(如獲許可之配額)。

因此,視乎新型冠狀病毒事件的發展,此可能成為施壓的理由及可能成為定性為勞動關係失效的原因,因此,僱主獲許可取替由珠海僱員剩餘的職位。在此情況下,僱員將不會因勞動關係終止而獲得賠償。

無論如何,現時是非常重要等待澳門政府的宣佈,因政府可能採用特定的措施容許僱主臨時填補因珠海非本地員工的缺勤而造成的空缺。

在任何情況下,以上措施並不妨礙僱主及僱員達成其他的安排(例如: 商討一段時間的無薪假期,安排僱員在關口封閉時段使用年假,或為僱員提供住宿)或者商討提前終止勞動關係類似協議/賠償。

 

************

 

本所將關切澳門政府採用措施的發展及如有任何更新的情況通知閣下。

 

此致,

安文娜 – 團隊

 

下載 (可移植文档格式文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