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改第16/2001號法律(娛樂場幸運博彩經營法律制度)諮詢文本

 

澳門政府日前公佈一份諮詢文本以收集就修改第 16/2001 號法律(“博彩法”)的意見,當中基本上包含了當局在博彩法公佈 20 年後準備對其進行修改時給出的一些重點。

本事務所將於本文中剖析諮詢文本中出現的某些問題,尤其是從行業經營者的角度出發,並考慮到修訂後的法律對普遍澳門社會的可預見影響。

該諮詢文本列出了9個需要在公開諮詢過程中提出的重點,包括 (i) 批給數量;(ii) 批給期限;(iii) 增加對承批公司監管的法定要求;(iv)僱員保障;(v) 強化審查機制(承批公司、博彩中介人及合作人);(vi) 引入政府代表;(vii) 非博彩元素的項目;(viii) 社會責任;及 (ix) 刑事責任及行政處罰。應注意,該諮詢文本提供了關於該行業現狀的事實資訊,並同時制訂了某些政策目標,作為建議對博彩法進行基本修改的理由。本事務所認為,在現階段,只須將注意力集中在上述的其中3個重點,當中涉及到在澳門法律制度背景下以及從商業角度考量具重要性的事宜。

  1. 批給期限

    第 16/2001 號法律第 13條第1款中規定,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期間應在相關合同中訂定,最長為 20 年。第 13 條第 3 款亦提及行政長官可在例外情況下(一次或多次)延長批給期間至最多 25 年。

    諮詢文本指出,過長的批給期可能會造成“阻礙”(但沒有解釋為何種阻礙),並可能導致承批公司在完善自身服務方面缺乏 “積極主動”。諮詢文本的結論為應考慮縮短現行法律條文所規定的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批給期限。

    在此類行業中,眾所周知,固定資本投資具有較長的回報期,需要特定的槓桿作用且須與金融機構和第三方投資者協商。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主體對批給期限的問題尤為敏感,期限越短,經營者在融資條件的談判上就越困難。

    從密集投資的角度來看,不見得20年的期限屬“過長”。同時也很難理解如何在原批給期限與行政長官可例外延長的批給期限之間建立“適當的比例” (共 20 年當中的5年,即比例為 1 比 4)。

    因此,應指出關於延長批給期限問題的決定應該得到數據上的支持,表明較短的批給期限的好處。在本事務所看來,諮詢文本中缺少了此類數據。

  2. 強化審查機制

    諮詢文本中所構思的強化審查機制包括以下三個方面:(i) 增加公司資本; (ii) 增加澳門居民股東在公司資本所佔的比例; (iii) 利潤分配的限制。

    雖然不容易確定前兩點將如何有助於加強政府的審查權力,但必須說,考慮到批給合同要求承批公司承擔的投資額,增加公司資本(現為澳門幣2億元)確實是合理的。同理,要求增加澳門居民股東在公司資本所佔的比例(目前為10%),實屬支持讓澳門居民更直接參與這些實體的活動之政策意圖。

    然而,另一方面,諮詢文本認為應考慮對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承批公司之利潤分配作出限制則為具有爭議性的。

    事實上,此限制不僅與澳門現行法律框架的基本原則(股東從公司利潤中獲得收益的權利)相衝突,而且與市場經濟理論的既定支柱相違背。

    從諮詢文本的解釋來看,政府力求保留承批公司的收入,以使其收入能夠以適當的、更多樣化的和可持續的方式被運用。為實現這一目的,政府可能會在修訂後的法律中加入需要得到政府的預先許可才可分配利潤的“實質要求”。

    對股東權利的這一嚴謹限制在諮詢文本中未有作出詳細的剖釋,考慮到對商業公司適當治理的深遠影響,應針對此限制進行更深入的分析及討論。還須指出,政府所尋求保留承批公司的收入可以通過其他方式實現,例如規定特定的資產/股權及債務/股權比率。

  3. 政府代表

    諮詢文本中提到,冀任命政府代表以密切關注每一承批公司的活動。諮詢文本中指如此是為維護公共利益,並確保承批公司切實及適時履行批給義務。

    為了實現上述目的,諮詢文本中指出,第13/92/M號法令的法律框架應作為界定政府代表角色的參考。

    應當指出的是,上述法令並沒有考慮到政府代表同時存在於眾多博彩業經營者公司中的情況,現時這些公司並沒有壟斷經營權(與第13/92/M號法令公佈時的情況相反,當時只有一個博彩業經營者壟斷此類活動)。

    目前,各承批公司處於競爭狀態,自行作出商業決策並掌握敏感資訊。因此,在一家公司的運作中引入政府代表,意味著要仔細考慮及制訂適當的法律規定以清楚界定賦予政府代表的權力,從而保障承批公司的合法公司利益。

    有鑑及此,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承批公司的政府代表必須嚴格遵守保密義務,以確保上述利益不受損害。

    因此,應當仔細評估第13/92/M號法令所提供的現有框架,並可能需要通過具體的立法以界定政府代表在經營娛樂場幸運博彩的承批公司中的作用。

 

總結

上文所作之評論表達本事務所對諮詢文本特定內容的看法,不應理解為對有關事宜的法律意見。本事務所的博彩團隊很樂意應要求就該諮詢文本的任何其他內容提供額外意見。

 

下載 (可移植文档格式文本)